• 七云自媒体-微信公众平台文章推荐
  • 手机访问
  • 加入收藏
  • “失联20年,母亲病危,拒绝回家,有谁看见我的伤疤。”

    自媒体 自媒体

    [转载出处:www.777y.com]

    [本文来自:www.777y.com]

    今天唐惟在游乐园里玩得很愉快,比起之前他装着老成令人心疼的式样,现在的他更像个孩子,无忧无虑地笑着,仿佛没有任何忧闷懊恼。三个人在结束游玩后回到泊车场,唐诗站在泊车场出口抱着唐惟等她哥哥开车出来,高挑颀长的身影惹得一辆开玛莎拉蒂的车主对着她按了几声喇叭,“美男,要过来一块吗?”唐诗冲坐在里面的帅哥笑了笑,还没来得及说话,她怀里的唐惟就说,“不用了,我妈咪有人接!”靠,这个臭小子!江歇刚想说可惜了这么时兴的姑娘已经娶亲生子了,事实在看见唐惟的脸的时候,整个人懵逼了!他直接把头探出了车窗,和唐惟大眼瞪小眼,“臭小子,你说什么?”这小孩子怎么长的跟……跟薄夜一模一样!有没有搞错啊!怎么会倏忽间冒出来一个这么像的小孩!这该不会是薄夜以前的风流债吧!江歇立时把目光转向唐诗的脸,这一下,他终于记起来她是谁了!五年前他还没来海城的时候,就据说过一件大事儿,海城的太子爷薄夜大义灭亲,把自己老婆送进了缧绁。他老婆是谁?是海城的唐家大小姐,谁人才调横溢气质骄气的唐诗!江歇还在发呆,后背唐奕开车子上来,见他堵在皮相不走,按了几声喇叭,他这才回过神来,又狠狠看了一眼唐惟。他真的没看走眼,妈的,太像了,这他妈要说不是薄夜的种,他也不信!于是江歇偷拍了一张照片,就赶紧开车走了,透事后视镜看见唐诗上了跟在他后背的一辆车,记下号码牌后,他就单手发送了一条新闻给自己的好兄弟。【江歇:老夜老夜!你他妈是不是有种在皮相流散啊?】【薄夜:……你喝多了吗?】江歇直接发送了一张照片以前,是唐诗抱着唐惟站在马路边的式样,她身子颀长高挑,头发被黄昏的风吹得飞起,踩碎身后一片夕阳。正笑着抱着怀中的小孩,眉目依旧细腻细巧,一脸岁月静好的式样。几乎是没隔几秒,就有德律打过来,江歇接通就听见薄夜在另一端怒吼,“你在哪儿看见的?”“欢欣谷啊!”江歇报了一串车商标,随意之后薄夜顺着车商标去查,随后持续说道,“他们上这车了!我靠,我一看都吓了一跳,后知后觉才想起来的。我和你说,那臭小子切实他妈跟你一模一样,不是你儿子我都不信!”对面薄夜直接挂了德律,派人去定位那串车商标,手指死死抓着手机,不知道是因为亢奋照样生气,薄夜的神色变得阴沉可怖。唐诗!你竟然有胆子偷偷生下我的孩子!五年了,他竟然不知晓,他和唐诗还有个孩子!一贯以来,他都只想要他和静谧的孩子,可是谁人孩子已经回不来了……连着静谧一路……唐诗这个孩子事实是什么时候生的……?是昔时在缧绁里吗……?一想到了缧绁,薄夜的眼神就沉了下来,五年了……唐诗坐牢已经整整五年了。看来这个哭得情真意切的丫头就是她的贴身丫环了。沐晚在水里泡了一天,身子实在乏力,只好搭着翠娟的手臂迁就起身。老太太见她能站着,眸子子也是乌黑有神,虽然一贯不启齿说话,但这人八成是活过来了,她虽然不待见沐晚,可也极要面子,当然不想这种投井自杀的事情发生在凌家大宅,被传出去的话必会遭人指指点点,最首要的是,他们现在还不克搪突沐家。“去找个医生过来瞧瞧。”李管家犯难的道:“老夫人,这么晚了,医馆都关门了。”“关门了就再想其余法子。”“奶奶,不如让我给妹妹看看吧。”一贯没有出声的沐锦柔迈步上前请缨,“我虽然学艺不精,可也能瞧个或许出来。”老太太闻言,恍然笑道:“我差点忘了,我们尊府还有你这样一个宝贝。”提起这个孙媳,老太太自然满脸是喜,贤良淑德,懂事工整,琴棋书画无所不精,外公家又是医药世家,只可惜,她这般优良,却只能做个侧室。被四姨太刚驳了面子的二姨太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拍马的机会:“沐锦柔真是女神医,上次给我送的那些补药,吃了之后神清气爽,像是年青年头了好几岁。”沐锦柔谦逊的摇头:“只是照着书本搬下来的,没什么大不了的,二姨娘若是感受好用,我回头再送些到你的房里。”“唉呀,那就先感激了。”“二姨娘不用虚心,这是沐锦柔应该孝顺您的。”沐锦柔的谦恭让二姨太找回了从五姨太那边丢回的面子,神情不免有些沾沾自喜。“妹妹,我来给你瞧瞧吧。”沐锦柔施施然的走过来,伸手想去握住沐晚的手腕,却被她不着痕迹的避开了。沐晚是医生,自己的身体是个什么状况,她比任何人都清楚,用不着别人来指手划脚。“感激姐姐好意。”沐晚盈盈一笑,眼中却无笑意,“我好的很。”沐锦柔倒是停住了,她这个刁蛮率性的妹妹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嘴甜了,她以前可从未喊过她一声姐姐。沐锦柔扫了眼被避开的手,倏忽神色一沉:“妹妹,不要混闹,适才碰着你的手,明明就烫的厉害,你在水里泡了这么久,万一传染了伤寒……。”这两个字一出口,周围的人如同草木惊心,急遽向退却了几步,就连老太太都露出惊悸的神色,只是碍于面子才纹丝不动。世人的回响让沐晚有些疑惑,可她立时就回响了过来,在21世纪,伤寒并非大病,但在这个年月,伤寒是绝症,照样会传染的绝症,谈寒变色。沐锦柔懂医术,哪怕她说的是万一,也充足让人人惊出一身冷汗,那些看着沐晚的目光都有些惴惴的,似乎她已经得了不治之症。这府里人多嘴杂,很快就会传到少帅的耳中去,正本就不待见的老婆,很或许还传染了会传染的恶疾,生怕更要对她避而远之了。反馈《农家甜宠美娇娘》可当他掀开盖头的刹那,才知道那媒婆并未欺瞒他,这姚芸儿虽是村野人家的闺女,却生的细心清婉,娇美非常。没成想这山窝窝里,倒真有这般的金凤凰。他往日里见惯了丽人,可那些丽人却并无一人能够比得上眼前的女子,他虽没见过姚芸儿,却见过姚父与姚母,姚家二老外观皆是平时,却不知为何竟生养出一个如斯艳丽的闺女。汉子的眸子乌黑如墨,静静的望着自己的新娘,心头却是暗道了一声忸捏,让这般花容月貌,年数又小的姑娘嫁给自己,倒真是应了外间的传言,切实是委屈了人家。姚芸儿晤面前的男子大约三十来岁年数,剑眉朗目,直鼻方腮,许是因着已至盛年的原因,脸庞上颇有风霜之色,尤其一双黑眸,深挚内敛,极具威慑。她在娘家时,也曾听过屠户袁武的名头,人人都道他性质奇异,行事骇人,在她心里,本认为这个汉子定是长的十分凶险丑恶的,却从未想到,他长得非但不凶,而且也一点儿也不丑。这样一想,少女的脸庞立时一热,默默地将脸颊低垂,再也不敢瞧他,只露出纤巧的下颚,与颈弯处一小片白如凝脂的肌肤来。袁武没有说话,只打来了热水,将姚芸儿脸上红红白白的胭脂水粉洗去,少女的脸蛋如同刚剥壳的鸡蛋一般,细腻圆滑,一身鲜红的嫁衣束着她娉婷袅娜的身姿,云一般的温软。许是见少女的睫毛轻轻惊怖着,至始至终都是低垂着眼帘坐在那边,也不敢去看他,袁武终是开了口,消沉的声音听在耳里,浑朴而有力;“你不用怕,我既然娶了你,自然会好好待你。”姚芸儿闻言,心头就是一怔,忍不住像他望去,汉子的身体十分嵬峨魁梧,须得抬起头才能看清他的脸庞,他的目光深挚,黑亮,如同两团火,灼灼逼人。因着没有客人,自然也没有摆喜宴,这新婚第一天,便在一股凄清的寂寞里悄然而过了。到了晚间,袁武端来了饭菜,他依旧是没有说话,只是将一碟子肉搁在姚芸儿的面前,而后又是拿起一个馒头,递到她的手里。姚芸儿拿起馒头,咬在嘴里只感受十分清甜,而至于那猪头肉,则是又香又黏的,刚咬上那么一口,就是齿颊留香,好吃的不得了。她寂静的向着袁武望去,就见汉子面色沉稳,他吃的很快,食量也是极大,但吃相却并不鲁莽,姚芸儿想起外间的传言,人人都道他性质孤僻,想来也切实如斯,因着这一餐饭,从头到尾,她竟是没听他启齿说过一个字。饭毕,不等姚芸儿伸出手,袁武就是站起了身子,将碗筷清算了下去。回屋后,见姚芸儿俏生生的站在那边,汉子上前只将她一把抱在了怀里,少女的身子纤细而柔软,满怀的温香软玉。骤然被他抱在怀里,姚芸儿不由自立的感应害怕,他的手掌粗拙而平展,紧紧的箍在她的腰际,令她动弹不得,而他掌心的温度更是滚烫,几乎要透过布料,将她肌肤都给灼痛了。沐晚感受好玩儿便顺手摸了两下,一转眼回到百年之前,所有的器材对她来说都是新颖的,以前只在电视里见过,没想到有一天也能身临其境,正本筹算九月的时候跟闺蜜茶语去南京的总统府玩耍几天,这倒也省了,现在她在谁人世界已经是个死人了,对于无父无母的人来说,真正肯替她悲痛的生怕也只有茶语了。想到茶语正在为她悲痛忧伤,沐晚的心头也不感受抽痛起来,可惜她身处异世,跟阴阳两隔没有区别,若是不是从小习惯了孤身一人,倏忽来到这样生疏的情形,生怕吓也要吓死了。沐晚对着这台灯感伤了一会儿便走到书桌前,这少夫人以前也是上过女子医药私塾的,房间里还有一个红木雕牡丹祥凤的书柜,她随意翻了翻便翻到了几本医学书籍。若是她在谁人世界还活着,下个月就要升外科主任了,会是病院史上最年青年头的外科主任,要升职前溺水而死,照样在连小孩子都淹不死的儿童区,虽然感受事有蹊跷,可多想无用,最后只能自认晦气。沐晚翻着手中的医书,不知不觉就被吸引了进去,器材虽旧,却是她从未读过的新领域,老祖宗几千年传下来的医术不是盖的中医盛行,地位不乱,对比之下,这个时期的西医照样新事物,西方刚刚经由传教士进行西医学的撒布,因为才起步,世人皆抱着一种看异物的心态不敢接近,就连一所像样的病院都没有,再加受骗局的不作为和内陆守旧派医者的否决,西医的成长可谓是举步为艰。沐晚有一个勇敢的设法,若是能把中西医合并应用,必然会让那些在二十一世纪只是小误差的绝症完美治愈。~翠娟端着一碗刚煎好的汤药进了屋,瞧见她在看那些晦涩难懂的书籍,疑惑的皱了下眉头,少夫人据说少帅喜欢读书,为了投其所好便让人买了书柜,装饰了这好多的书籍,其实从买回来那天起,她就连一页纸都未沾过,只可惜少帅从来没有踏足过这里半步,更是无从看到了。翠娟只当沐晚是在装模作样,走以前把药放在了桌子上,也不怕打扰她:“少夫人,您刚虎口余生,那井水又寒凉,老太太怕您受了寒,就煎了药送过来,叮嘱您按时吃了。”沐晚正看得入神,似乎没有听见。翠娟见她毫无回响,不由自立的提高了声音:“少夫人,喝药了。”沐晚这才放下了手中的医书,目光落向那碗披发着浓烈气息的中药。“这是什么药?”翠娟的目光有些躲闪,小心的回覆:“治风寒的药。”沐晚将碗端了起来,送到嘴边闻了一下又放了回去,似乎嫌弃这药味难闻,眉头皱的厉害。翠娟道:“少夫人可是嫌这药吃力?”沐晚抬起晶亮的眼眸瞧着翠娟,倒是一个长得十分清秀的姑娘。这丫头是她来凌府后,老太太派过来的,跟了她一年,也算是中规中矩,之前还有几个丫环,都受不了她的脾性跑的跑,散的散了。翠娟机灵,急遽捧了一盘蜜饯过来,红的黄的果子搭配在一路,甚至是好看。“少夫人,这是老督军让人从京地那边送过来的,每个别苑都分了一份,这蜜饯香甜,你吃了药再吃几块,定是不会吃力的。”沐晚伸手捏了一粒放进嘴里,是杏子做的,甜而不腻,回味甘香。真是好吃到哭。她吃了一颗又忍不住想第二颗,碍于翠娟在,她也不好意思,只好说道:“放那吧,我一会喝。”翠娟小心的把碗放下,不忘叮嘱一句:“少夫人记得喝,若是病倒了,翠娟就罪过了。”“谁规定三更三更不克吹吹打打?我是被岐王府热热闹闹迎进来的,既然婚事不成,自然还要热热闹闹的把我送回去。不然明日旁人还会认为,我是岐王府的世子妃。”陆锦棠含笑说道。秦致远恼恨恼怒的暗暗磨牙。襄王爷却摸着下巴道,“是这个事理。”陆锦棠不由向他投来一瞥。这襄王是怎么了?遮掩了他展现在新房的事儿,如今又几回的帮她?他打的什么算盘?原主的记忆里,他不是孤高冷傲,很不好相处的吗?“就依你!”秦致远的声音,像是从牙缝里头挤出来的。岐王却是皱紧了眉头,“可是昔时,本王亲口准许沈家老爷,亲笔立下婚书……”“是这张吗?”陆锦棠从怀中掏出一张婚书,原主一贯贴身放着,她抖开来,上头的笔迹挺秀有力。岐王爷重重点头,“没错,已经这么多年了……”岐王见那纸页都泛了黄,却被留存的无缺,可见这女孩子,照样很想嫁进王府里来的。“若是致远他欺负你了,本王会帮你教训他,一个女孩子,能嫁得什么样的人家很首要!今日就算吹吹打打将你送回去了,你的名声,又能好听到哪儿去?”岐王念着旧情,颇为不忍的劝道。却听——刺啦一声。陆锦棠当着世人的面,毫弗成惜的撕了那婚书。刺目之间,被留存的十分无缺的纸张,就在她纤细白皙的手中,变成了碎片。她抬手一扬,泛黄的纸片飘落在朱红的地毯上,精明扎眼。秦致远惊惑的看着她,看着这个和记忆中有些不一样的女孩子,他倏忽感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……为何心头倏忽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触?“我劝你最好想清楚,今日,你若出了岐王府的大门,异日永远别想再进来!”秦致远皱眉,哑声说道。他眸中透出的悔怨和挽留之意,让站在他身边的陆明月看的心惊。她好不容易谋算至今日,若何能让陆锦棠给损坏了!“我家妹妹虽性质绵软,却也是言出必行的人,她怎会言而无信呢?”陆明月话里带刺。陆锦棠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,“姐姐说的不错,婚书已毁,日后再不相关!还请岐王爷备轿吧,我且去检察嫁奁。”原主的嫁奁,她毫不会留给害死原主的陆明月。也算是她借居了原主的身体,为原主做的一点点小事吧。看着陆明月面露凶险,陆锦棠心头一阵暗爽。她却不知,自己潇洒离去的背影,让厅堂里两个汉子的目光都郁郁沉沉的紧紧追随着她。陆锦棠拿着嫁奁单子,亲自清点嫁奁,看管装车。“你认为你这样回到陆家,日子就好过么?”陆明月不知何时,也追了过来。陆锦棠淡淡看她一眼,“一件都不许落下,省得廉价了小人。”“你……”陆明月神色难看,“你的这些嫁奁,日夕是属于我的!你回了陆家,还不是一样在我阿娘手里讨日子过?你娘都不是我母亲的对手,你算什么?”“你说什么?”陆锦棠眼睛微微一眯,“我娘怎么了?”陆明月自知失言,恍惚其辞道,“你娘命不好。”陆锦棠的记忆里,原主的母亲在她五岁时便不幸离世,隐约知道是病死的,留下她和刚满一周岁的弟弟。“我娘不是你娘的对手?”陆锦棠提步接近她的姐姐。陆明月不由被逼得向退却去,她一贯感受这个嫡出的妹妹,如扶不上墙的烂泥,母亲几句话,都能把她哄得晕头转向,今日她是怎么了?胆敢撕了岐王的婚书,还敢这么逼视着自己?“二蜜斯,都装好了。”下人禀道。满满六大车的嫁奁,车辕都被沉甸甸的箱笼压弯了。陆锦棠轻哼一声,冷冷看着陆明月,“姐姐的话我记下了,回府往后,我会好好打听的。祝姐姐日后和世子爷恩恩爱爱,举案齐眉。”她轻笑一声,潇洒利落的登车而去。陆明月僵在原地,听着她最后那话,威胁之意,冷飕飕的叫人心底发寒。“你还长手腕了,等你回了陆家,看我不足陈阿娘,让她整死你这小贱人!”陆明月咬牙切齿,暗暗说道。岐王世子这会儿倒是不忙着陪他的小妾了,反倒守在二门外,眼目灼灼的看着那浩浩荡荡离开的车架。他认为,陆锦棠事实是不忍心离开的,适才的绝情不过是她欲擒故纵,自己只要等在这里,再劝她一句,她定是忙不迭的投怀送抱。没曾想,陆锦棠连车帘子都不曾掀开,一行车架高视睨步的离开了岐王府。出了岐王府大门,她还真叫人吹吹打打了一路。惊得已经睡下的都城公民,纷纷起床打听,大半夜的出了什么事儿?襄王爷看完了热闹,竟也离开了岐王府。他骑马溜徐行达的绕路截上陆锦棠的车架,骑马并行在车窗外。“陆二蜜斯和传说中的不太一样。”襄王似笑非笑的说。陆锦棠皱了皱眉,他怎么阴魂不散的?“都城都说,和岐王世子有婚约的陆二蜜斯怯弱怯懦,身为嫡女,气质胆量却比一般人家的庶女还不如。”襄王轻笑一声,“托了沈家的福,才能攀上岐王的高枝儿,你就这么毁了这桩婚事,不怕你父亲与继母不叫你好过?”“不劳襄王爷劳神。”陆锦棠在马车里,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。“你若好好乞求本王,”襄王轻佻的笑了一声,压低声音道,“本王看在你我已有肌肤之亲的份儿上,或可帮你……”陆锦棠暗暗翻了个白眼,扬声呵斥,“车夫,晚上喜酒吃多了?怎的这么慢?”车夫手一抖,啪的一鞭子抽在马屁股上。陆锦棠回到陆家的时候,三更已经由半了。    

    作者 | 刘娜

    起原 | 闲时花开(ID:xsha369)

    今天唐惟在游乐园里玩得很愉快,比起之前他装着老成令人心疼的式样,现在的他更像个孩子,无忧无虑地笑着,仿佛没有任何忧闷懊恼。三个人在结束游玩后回到泊车场,唐诗站在泊车场出口抱着唐惟等她哥哥开车出来,高挑颀长的身影惹得一辆开玛莎拉蒂的车主对着她按了几声喇叭,“美男,要过来一块吗?”唐诗冲坐在里面的帅哥笑了笑,还没来得及说话,她怀里的唐惟就说,“不用了,我妈咪有人接!”靠,这个臭小子!江歇刚想说可惜了这么时兴的姑娘已经娶亲生子了,事实在看见唐惟的脸的时候,整个人懵逼了!他直接把头探出了车窗,和唐惟大眼瞪小眼,“臭小子,你说什么?”这小孩子怎么长的跟……跟薄夜一模一样!有没有搞错啊!怎么会倏忽间冒出来一个这么像的小孩!这该不会是薄夜以前的风流债吧!江歇立时把目光转向唐诗的脸,这一下,他终于记起来她是谁了!五年前他还没来海城的时候,就据说过一件大事儿,海城的太子爷薄夜大义灭亲,把自己老婆送进了缧绁。他老婆是谁?是海城的唐家大小姐,谁人才调横溢气质骄气的唐诗!江歇还在发呆,后背唐奕开车子上来,见他堵在皮相不走,按了几声喇叭,他这才回过神来,又狠狠看了一眼唐惟。他真的没看走眼,妈的,太像了,这他妈要说不是薄夜的种,他也不信!于是江歇偷拍了一张照片,就赶紧开车走了,透事后视镜看见唐诗上了跟在他后背的一辆车,记下号码牌后,他就单手发送了一条新闻给自己的好兄弟。【江歇:老夜老夜!你他妈是不是有种在皮相流散啊?】【薄夜:……你喝多了吗?】江歇直接发送了一张照片以前,是唐诗抱着唐惟站在马路边的式样,她身子颀长高挑,头发被黄昏的风吹得飞起,踩碎身后一片夕阳。正笑着抱着怀中的小孩,眉目依旧细腻细巧,一脸岁月静好的式样。几乎是没隔几秒,就有德律打过来,江歇接通就听见薄夜在另一端怒吼,“你在哪儿看见的?”“欢欣谷啊!”江歇报了一串车商标,随意之后薄夜顺着车商标去查,随后持续说道,“他们上这车了!我靠,我一看都吓了一跳,后知后觉才想起来的。我和你说,那臭小子切实他妈跟你一模一样,不是你儿子我都不信!”对面薄夜直接挂了德律,派人去定位那串车商标,手指死死抓着手机,不知道是因为亢奋照样生气,薄夜的神色变得阴沉可怖。唐诗!你竟然有胆子偷偷生下我的孩子!五年了,他竟然不知晓,他和唐诗还有个孩子!一贯以来,他都只想要他和静谧的孩子,可是谁人孩子已经回不来了……连着静谧一路……唐诗这个孩子事实是什么时候生的……?是昔时在缧绁里吗……?一想到了缧绁,薄夜的眼神就沉了下来,五年了……唐诗坐牢已经整整五年了。看来这个哭得情真意切的丫头就是她的贴身丫环了。沐晚在水里泡了一天,身子实在乏力,只好搭着翠娟的手臂迁就起身。老太太见她能站着,眸子子也是乌黑有神,虽然一贯不启齿说话,但这人八成是活过来了,她虽然不待见沐晚,可也极要面子,当然不想这种投井自杀的事情发生在凌家大宅,被传出去的话必会遭人指指点点,最首要的是,他们现在还不克搪突沐家。“去找个医生过来瞧瞧。”李管家犯难的道:“老夫人,这么晚了,医馆都关门了。”“关门了就再想其余法子。”“奶奶,不如让我给妹妹看看吧。”一贯没有出声的沐锦柔迈步上前请缨,“我虽然学艺不精,可也能瞧个或许出来。”老太太闻言,恍然笑道:“我差点忘了,我们尊府还有你这样一个宝贝。”提起这个孙媳,老太太自然满脸是喜,贤良淑德,懂事工整,琴棋书画无所不精,外公家又是医药世家,只可惜,她这般优良,却只能做个侧室。被四姨太刚驳了面子的二姨太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拍马的机会:“沐锦柔真是女神医,上次给我送的那些补药,吃了之后神清气爽,像是年青年头了好几岁。”沐锦柔谦逊的摇头:“只是照着书本搬下来的,没什么大不了的,二姨娘若是感受好用,我回头再送些到你的房里。”“唉呀,那就先感激了。”“二姨娘不用虚心,这是沐锦柔应该孝顺您的。”沐锦柔的谦恭让二姨太找回了从五姨太那边丢回的面子,神情不免有些沾沾自喜。“妹妹,我来给你瞧瞧吧。”沐锦柔施施然的走过来,伸手想去握住沐晚的手腕,却被她不着痕迹的避开了。沐晚是医生,自己的身体是个什么状况,她比任何人都清楚,用不着别人来指手划脚。“感激姐姐好意。”沐晚盈盈一笑,眼中却无笑意,“我好的很。”沐锦柔倒是停住了,她这个刁蛮率性的妹妹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嘴甜了,她以前可从未喊过她一声姐姐。沐锦柔扫了眼被避开的手,倏忽神色一沉:“妹妹,不要混闹,适才碰着你的手,明明就烫的厉害,你在水里泡了这么久,万一传染了伤寒……。”这两个字一出口,周围的人如同草木惊心,急遽向退却了几步,就连老太太都露出惊悸的神色,只是碍于面子才纹丝不动。世人的回响让沐晚有些疑惑,可她立时就回响了过来,在21世纪,伤寒并非大病,但在这个年月,伤寒是绝症,照样会传染的绝症,谈寒变色。沐锦柔懂医术,哪怕她说的是万一,也充足让人人惊出一身冷汗,那些看着沐晚的目光都有些惴惴的,似乎她已经得了不治之症。这府里人多嘴杂,很快就会传到少帅的耳中去,正本就不待见的老婆,很或许还传染了会传染的恶疾,生怕更要对她避而远之了。反馈《农家甜宠美娇娘》可当他掀开盖头的刹那,才知道那媒婆并未欺瞒他,这姚芸儿虽是村野人家的闺女,却生的细心清婉,娇美非常。没成想这山窝窝里,倒真有这般的金凤凰。他往日里见惯了丽人,可那些丽人却并无一人能够比得上眼前的女子,他虽没见过姚芸儿,却见过姚父与姚母,姚家二老外观皆是平时,却不知为何竟生养出一个如斯艳丽的闺女。汉子的眸子乌黑如墨,静静的望着自己的新娘,心头却是暗道了一声忸捏,让这般花容月貌,年数又小的姑娘嫁给自己,倒真是应了外间的传言,切实是委屈了人家。姚芸儿晤面前的男子大约三十来岁年数,剑眉朗目,直鼻方腮,许是因着已至盛年的原因,脸庞上颇有风霜之色,尤其一双黑眸,深挚内敛,极具威慑。她在娘家时,也曾听过屠户袁武的名头,人人都道他性质奇异,行事骇人,在她心里,本认为这个汉子定是长的十分凶险丑恶的,却从未想到,他长得非但不凶,而且也一点儿也不丑。这样一想,少女的脸庞立时一热,默默地将脸颊低垂,再也不敢瞧他,只露出纤巧的下颚,与颈弯处一小片白如凝脂的肌肤来。袁武没有说话,只打来了热水,将姚芸儿脸上红红白白的胭脂水粉洗去,少女的脸蛋如同刚剥壳的鸡蛋一般,细腻圆滑,一身鲜红的嫁衣束着她娉婷袅娜的身姿,云一般的温软。许是见少女的睫毛轻轻惊怖着,至始至终都是低垂着眼帘坐在那边,也不敢去看他,袁武终是开了口,消沉的声音听在耳里,浑朴而有力;“你不用怕,我既然娶了你,自然会好好待你。”姚芸儿闻言,心头就是一怔,忍不住像他望去,汉子的身体十分嵬峨魁梧,须得抬起头才能看清他的脸庞,他的目光深挚,黑亮,如同两团火,灼灼逼人。因着没有客人,自然也没有摆喜宴,这新婚第一天,便在一股凄清的寂寞里悄然而过了。到了晚间,袁武端来了饭菜,他依旧是没有说话,只是将一碟子肉搁在姚芸儿的面前,而后又是拿起一个馒头,递到她的手里。姚芸儿拿起馒头,咬在嘴里只感受十分清甜,而至于那猪头肉,则是又香又黏的,刚咬上那么一口,就是齿颊留香,好吃的不得了。她寂静的向着袁武望去,就见汉子面色沉稳,他吃的很快,食量也是极大,但吃相却并不鲁莽,姚芸儿想起外间的传言,人人都道他性质孤僻,想来也切实如斯,因着这一餐饭,从头到尾,她竟是没听他启齿说过一个字。饭毕,不等姚芸儿伸出手,袁武就是站起了身子,将碗筷清算了下去。回屋后,见姚芸儿俏生生的站在那边,汉子上前只将她一把抱在了怀里,少女的身子纤细而柔软,满怀的温香软玉。骤然被他抱在怀里,姚芸儿不由自立的感应害怕,他的手掌粗拙而平展,紧紧的箍在她的腰际,令她动弹不得,而他掌心的温度更是滚烫,几乎要透过布料,将她肌肤都给灼痛了。沐晚感受好玩儿便顺手摸了两下,一转眼回到百年之前,所有的器材对她来说都是新颖的,以前只在电视里见过,没想到有一天也能身临其境,正本筹算九月的时候跟闺蜜茶语去南京的总统府玩耍几天,这倒也省了,现在她在谁人世界已经是个死人了,对于无父无母的人来说,真正肯替她悲痛的生怕也只有茶语了。想到茶语正在为她悲痛忧伤,沐晚的心头也不感受抽痛起来,可惜她身处异世,跟阴阳两隔没有区别,若是不是从小习惯了孤身一人,倏忽来到这样生疏的情形,生怕吓也要吓死了。沐晚对着这台灯感伤了一会儿便走到书桌前,这少夫人以前也是上过女子医药私塾的,房间里还有一个红木雕牡丹祥凤的书柜,她随意翻了翻便翻到了几本医学书籍。若是她在谁人世界还活着,下个月就要升外科主任了,会是病院史上最年青年头的外科主任,要升职前溺水而死,照样在连小孩子都淹不死的儿童区,虽然感受事有蹊跷,可多想无用,最后只能自认晦气。沐晚翻着手中的医书,不知不觉就被吸引了进去,器材虽旧,却是她从未读过的新领域,老祖宗几千年传下来的医术不是盖的中医盛行,地位不乱,对比之下,这个时期的西医照样新事物,西方刚刚经由传教士进行西医学的撒布,因为才起步,世人皆抱着一种看异物的心态不敢接近,就连一所像样的病院都没有,再加受骗局的不作为和内陆守旧派医者的否决,西医的成长可谓是举步为艰。沐晚有一个勇敢的设法,若是能把中西医合并应用,必然会让那些在二十一世纪只是小误差的绝症完美治愈。~翠娟端着一碗刚煎好的汤药进了屋,瞧见她在看那些晦涩难懂的书籍,疑惑的皱了下眉头,少夫人据说少帅喜欢读书,为了投其所好便让人买了书柜,装饰了这好多的书籍,其实从买回来那天起,她就连一页纸都未沾过,只可惜少帅从来没有踏足过这里半步,更是无从看到了。翠娟只当沐晚是在装模作样,走以前把药放在了桌子上,也不怕打扰她:“少夫人,您刚虎口余生,那井水又寒凉,老太太怕您受了寒,就煎了药送过来,叮嘱您按时吃了。”沐晚正看得入神,似乎没有听见。翠娟见她毫无回响,不由自立的提高了声音:“少夫人,喝药了。”沐晚这才放下了手中的医书,目光落向那碗披发着浓烈气息的中药。“这是什么药?”翠娟的目光有些躲闪,小心的回覆:“治风寒的药。”沐晚将碗端了起来,送到嘴边闻了一下又放了回去,似乎嫌弃这药味难闻,眉头皱的厉害。翠娟道:“少夫人可是嫌这药吃力?”沐晚抬起晶亮的眼眸瞧着翠娟,倒是一个长得十分清秀的姑娘。这丫头是她来凌府后,老太太派过来的,跟了她一年,也算是中规中矩,之前还有几个丫环,都受不了她的脾性跑的跑,散的散了。翠娟机灵,急遽捧了一盘蜜饯过来,红的黄的果子搭配在一路,甚至是好看。“少夫人,这是老督军让人从京地那边送过来的,每个别苑都分了一份,这蜜饯香甜,你吃了药再吃几块,定是不会吃力的。”沐晚伸手捏了一粒放进嘴里,是杏子做的,甜而不腻,回味甘香。真是好吃到哭。她吃了一颗又忍不住想第二颗,碍于翠娟在,她也不好意思,只好说道:“放那吧,我一会喝。”翠娟小心的把碗放下,不忘叮嘱一句:“少夫人记得喝,若是病倒了,翠娟就罪过了。”“谁规定三更三更不克吹吹打打?我是被岐王府热热闹闹迎进来的,既然婚事不成,自然还要热热闹闹的把我送回去。不然明日旁人还会认为,我是岐王府的世子妃。”陆锦棠含笑说道。秦致远恼恨恼怒的暗暗磨牙。襄王爷却摸着下巴道,“是这个事理。”陆锦棠不由向他投来一瞥。这襄王是怎么了?遮掩了他展现在新房的事儿,如今又几回的帮她?他打的什么算盘?原主的记忆里,他不是孤高冷傲,很不好相处的吗?“就依你!”秦致远的声音,像是从牙缝里头挤出来的。岐王却是皱紧了眉头,“可是昔时,本王亲口准许沈家老爷,亲笔立下婚书……”“是这张吗?”陆锦棠从怀中掏出一张婚书,原主一贯贴身放着,她抖开来,上头的笔迹挺秀有力。岐王爷重重点头,“没错,已经这么多年了……”岐王见那纸页都泛了黄,却被留存的无缺,可见这女孩子,照样很想嫁进王府里来的。“若是致远他欺负你了,本王会帮你教训他,一个女孩子,能嫁得什么样的人家很首要!今日就算吹吹打打将你送回去了,你的名声,又能好听到哪儿去?”岐王念着旧情,颇为不忍的劝道。却听——刺啦一声。陆锦棠当着世人的面,毫弗成惜的撕了那婚书。刺目之间,被留存的十分无缺的纸张,就在她纤细白皙的手中,变成了碎片。她抬手一扬,泛黄的纸片飘落在朱红的地毯上,精明扎眼。秦致远惊惑的看着她,看着这个和记忆中有些不一样的女孩子,他倏忽感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……为何心头倏忽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触?“我劝你最好想清楚,今日,你若出了岐王府的大门,异日永远别想再进来!”秦致远皱眉,哑声说道。他眸中透出的悔怨和挽留之意,让站在他身边的陆明月看的心惊。她好不容易谋算至今日,若何能让陆锦棠给损坏了!“我家妹妹虽性质绵软,却也是言出必行的人,她怎会言而无信呢?”陆明月话里带刺。陆锦棠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,“姐姐说的不错,婚书已毁,日后再不相关!还请岐王爷备轿吧,我且去检察嫁奁。”原主的嫁奁,她毫不会留给害死原主的陆明月。也算是她借居了原主的身体,为原主做的一点点小事吧。看着陆明月面露凶险,陆锦棠心头一阵暗爽。她却不知,自己潇洒离去的背影,让厅堂里两个汉子的目光都郁郁沉沉的紧紧追随着她。陆锦棠拿着嫁奁单子,亲自清点嫁奁,看管装车。“你认为你这样回到陆家,日子就好过么?”陆明月不知何时,也追了过来。陆锦棠淡淡看她一眼,“一件都不许落下,省得廉价了小人。”“你……”陆明月神色难看,“你的这些嫁奁,日夕是属于我的!你回了陆家,还不是一样在我阿娘手里讨日子过?你娘都不是我母亲的对手,你算什么?”“你说什么?”陆锦棠眼睛微微一眯,“我娘怎么了?”陆明月自知失言,恍惚其辞道,“你娘命不好。”陆锦棠的记忆里,原主的母亲在她五岁时便不幸离世,隐约知道是病死的,留下她和刚满一周岁的弟弟。“我娘不是你娘的对手?”陆锦棠提步接近她的姐姐。陆明月不由被逼得向退却去,她一贯感受这个嫡出的妹妹,如扶不上墙的烂泥,母亲几句话,都能把她哄得晕头转向,今日她是怎么了?胆敢撕了岐王的婚书,还敢这么逼视着自己?“二蜜斯,都装好了。”下人禀道。满满六大车的嫁奁,车辕都被沉甸甸的箱笼压弯了。陆锦棠轻哼一声,冷冷看着陆明月,“姐姐的话我记下了,回府往后,我会好好打听的。祝姐姐日后和世子爷恩恩爱爱,举案齐眉。”她轻笑一声,潇洒利落的登车而去。陆明月僵在原地,听着她最后那话,威胁之意,冷飕飕的叫人心底发寒。“你还长手腕了,等你回了陆家,看我不足陈阿娘,让她整死你这小贱人!”陆明月咬牙切齿,暗暗说道。岐王世子这会儿倒是不忙着陪他的小妾了,反倒守在二门外,眼目灼灼的看着那浩浩荡荡离开的车架。他认为,陆锦棠事实是不忍心离开的,适才的绝情不过是她欲擒故纵,自己只要等在这里,再劝她一句,她定是忙不迭的投怀送抱。没曾想,陆锦棠连车帘子都不曾掀开,一行车架高视睨步的离开了岐王府。出了岐王府大门,她还真叫人吹吹打打了一路。惊得已经睡下的都城公民,纷纷起床打听,大半夜的出了什么事儿?襄王爷看完了热闹,竟也离开了岐王府。他骑马溜徐行达的绕路截上陆锦棠的车架,骑马并行在车窗外。“陆二蜜斯和传说中的不太一样。”襄王似笑非笑的说。陆锦棠皱了皱眉,他怎么阴魂不散的?“都城都说,和岐王世子有婚约的陆二蜜斯怯弱怯懦,身为嫡女,气质胆量却比一般人家的庶女还不如。”襄王轻笑一声,“托了沈家的福,才能攀上岐王的高枝儿,你就这么毁了这桩婚事,不怕你父亲与继母不叫你好过?”“不劳襄王爷劳神。”陆锦棠在马车里,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。“你若好好乞求本王,”襄王轻佻的笑了一声,压低声音道,“本王看在你我已有肌肤之亲的份儿上,或可帮你……”陆锦棠暗暗翻了个白眼,扬声呵斥,“车夫,晚上喜酒吃多了?怎的这么慢?”车夫手一抖,啪的一鞭子抽在马屁股上。陆锦棠回到陆家的时候,三更已经由半了。    

    01


    若是,你见过充足多的人,听过充足多的故事,阅历过不算短的人生,就弗成贵出这样一个结论:


    在中国,一个人,最痛的伤疤和最深的悬念,都是家。


    家庭和父母,兄妹和孩子,夫妻和责任,亲情和矛盾,离去和回来,危险和治愈,几乎无人能够逃脱。


    把家庭看得太重(不管是爱得太深,照样恨得太切),是中国人普及都有的“病”。


    只是,通俗人的“病”,因缺乏流量,被袒护在生活的泥沙下,成了鸡毛蒜皮或家长里短。


    而稀奇人的“病”,因自带光环,被推到公家的视野中,成了舆论热点或亲情话题。


    比如,这两天,备受关注的“母亲病危,失联20年的北大博士后拒绝回家”的事件。


    02


    北大博士后事件,发源于江苏内陆媒体的一次寻找:


    病危的常州母亲郭巧娣,吸着氧气躺在病床上,晃荡着枯枝般的手,对媒体记者说,在走之前,她最放不下的,是她50岁的赤子子——王永强。


    王永强病危的母亲


    1969年出生的王永强,出身底层,天资聪慧,自幼就是个学霸。


    姑苏大学研究生卒业后,他考取了中科院的博士,后又在北京大学做了博士后。


    王永强年青年头时照片


    1999年,王永强博士后卒业,和妻子一路出国。


    据父亲王纪生说,出国的前一天晚上,王永强还给母亲打德律:“妈妈,为了工作的需要,明天我就要带夫人出国了,我过两年就回来探问你们。”


    事实,这一走,20年杳无音讯。


    父亲王纪生说,这些年,他和老伴都步入老年。老伴身体越来越糟糕,天天在家都哭着想儿子,说走之前要见儿子最后一面。


    父母还拿出,王永强在读博士和做博士后时代,写给家里的信。这些一贯留存的信件,仿佛证实了往日亲情的温煦和通顺。


    王永强曾给父母写的信


    王永强的小舅舅说,王永强出国前,他赶到北京和外甥见了一面,受到王永强和妻子的热情迎接,人人还一路吃饭合了影。


    出国伊始,王永强还和家里报安然。但后来,就逐渐关系不上了。


    王永强和舅舅的合影


    半年后,家里人辗转找到王永强的关系体式,他立场极其冷淡,随后失联。


    为寻找王永强的下落,父母找到他的老丈人,却被示知王永强已经和人家女儿离婚,“请不要再来骚扰”。


    寒门贵子的王永强,缘何在远走异乡、遭遇婚变后,和家人失联?


    他遭遇了不测,照样有什么难言之隐?


    03


    12月3日,在媒体撒布和网友扩散中,王永强被找到了。


    如今,他在美国亚特兰大工作。只是,据说家人正带动媒体找他时,他经由中央人传话“不要再找了”。


    当被问及老母亲病危,是否会回来和白叟见最后一面时,王永强只说了7个字:


    “清官难断家务事。”


    对于这个经由别人转述的复原,王家人收到后,也说了四个字:


    “失望至极。”


    王永强不让家人找他


    寒门贵子,远走异乡,失联20年。母亲病危,亲人乞求,他却不见。


    这个交织着北大学子和原生家庭、病患亲情和孝道伦理的话题,很随意被推上封面新闻和头条热点,让不合处境的人们找到自己的槽点和投射。


    有人漫骂王永强“读了那么多书,却丢了良心”,有人讪笑“中国父母皆祸害”,还有人感伤“我不知道你经验了什么,所以我不劝你选择大度”。


    更多的人是像我身边这两位同伙一样,认为这个反人道的事件,或许率不像媒体报道的那么简练,必然有着不为人知的隐情。



     身边两个同伙的概念


    菲茨杰拉德说:


    一个成熟的人,是同时拥有两种截然相反的概念,还能正常干事的人。


    所以,下面,我要谈谈另一个北大男生王猛的故事。


    04


    2018年2月,北大男生王猛12年不回家、拉黑父母6年的新闻,激发全网讨论。


    王猛,是个化名。


    或许说,它是出身寒门成为贵子,但被原生家庭所伤,至今都无法突围的所有孩子的统称。


    在那封长达15000字的控诉信里,王猛说,他自幼就是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从小成就就是数一数二,曾是四川某地的理科状元,考上了北京大学,就读的是最好的专业之一,本科卒业后考上美国排名前50的名校的研究生。


    王猛昔时的控诉信


    但,在这光鲜和荣耀的背后,是他一贯疼痛滴血的成长:

    从小到大,他连选择穿什么衣服的权力都没有,所有衣服都按照母亲的喜欢来置办。


    一切进修、生活,都由父母把控,他任何越出界线的行为,都邑被阻止,遭到严重斥责。


    父母从不关心他的成长情形和心理健康,对他在成长中的一次次“乞助”熟视无睹。


    小学时,他因不会剥鸡蛋,遭到同窗取笑,亲戚群嘲,父母在场,却无动无衷。


    高中时,他向父母反映自己调座位后身边情形变糟,竟遭到了父亲的打骂:“你凭什么要学校优待你?凭成就好?”


    卒业后,他决意出国读研,父母的“关爱”如影随行,放置“老同伙”照看他。他与这位“老同伙”合不来,父亲却依然要求他学会跟有问题的人交往。


    为彻底解脱父母,他拉黑了父母所有的关系体式,与“家”彻底告别,不再主动关系家人,不复原父母的任何信息。


    王猛是一个符号


    “如今,而立之年,我依然心里敏感,不善酬酢,如统一个情绪上的孤儿。”


    王猛说,长久以来,他都是家庭肆意把持的受伤木偶,亲子辩论厮杀的受害证人,父母拿去炫耀的道具面子。


    唯有和父母决裂,他才能做他自己。


    只是,面临他的控诉,他的父母又是怎么说的呢?


    05


    “真搞不懂,他为何要揪着以前不放?”


    在王猛的父母看来,儿子从小学到大学,都很正常,有什么问题都邑和他们交流,并没有示意出稀奇的抗争。


    甚至初到美国时,还主动和父母说自己的景遇,但不知为何,逐渐地,他就不和家里关系了。


    父母理会了儿子王猛和家里辩论的几个转折点后,得出这样一个结论——


    但凡儿子情绪爆发最激烈的时候,都是他到一个新的情形中,遭遇不顺的时候:


    比如,初到北大时,碰着比他更优良的人;卒业后,工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嵬峨上;到美国就业读书后,遭遇一系列无视,去看心理医生。


    “这么多年以前了,他还把什么问题都迁怒于我们,我们做错了什么?”


    父亲老王委屈地说。



    已经成年,仍突围不了原生家庭的孩子;已经衰老,却无法接近亲生孩子的父母。


    从王永强到王猛,从北大博士后到北大卒业生。


    除掉这些极端事件的概率,摘掉“北大”“状元”“博士后”“留学”“出国”的标签,这一场又一场的亲情战争内核,其实一贯也在我们生活中上演。


    只是,没有被报道罢了。


    06


    因为工作关系,我几乎天天都要接触大量倾诉,关于亲生父母和原生家庭,关于童年治愈和亲情之痛。


    在我看来,不管是王永强照样王猛,不管是江苏的王家,照样四川的王家,不管是新闻里的北大卒业生,照样实际中我们家门口的技校卒业生,都不免囿于血脉和亲情、养育和等待、孝道和纲常,陷入这样5个误区


    ①我是你的孩子,不是你的面子。


    为什么看似越优良的孩子,越随意和父母决裂?!


    是他们读书读坏脑袋了吗?是他们行走名利忘了爹娘吗?是他们自己有手腕嫌弃父母愚昧了吗?


    不是的。


    除了舆论爱炒作名校卒业生,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走出去的孩子,稀奇是底层出身的孩子,来到钢筋水泥、人才济济、竞争激烈的丛林社会后,几乎每个人(其实就是每个人),心里都发生过激烈而动荡的战争。


    战争中,个别人挺不下去,倒下了。


    大部门人,挺过来后,在自卑中重建决心,在受伤中学会自愈,也起头审视来源和出身,走上治愈和救赎,进而确定:


    自己以前所承受的、经验的、遭遇的,不少是错的,或许是需要反思的。


    每个人都不是父母的等待和面子,而是自己的主人和里子。


    面子和里子


    但,仍停留在故土的父母,依然生活在率由旧章的认知和枷锁里,将走出村庄、小镇和小城的孩子,看作自己的荣耀和隶属。


    父母的这种等待,在孩子远走异乡、沟通不畅、遭遇坎坷、甚至走投无路时,是无形的压力。


    甚至,让一些孩子,在无法自处中,发生深深敌意。


    走出去不愿被把握的孩子,和留在家很难成长的父母,他们是亲人。


    但他们的认知和灵魂,早已归属两个世界。


    这是多少亲情之殇的导火索。


    ②我是你的父母,不是你的主子。


    若是说,在汉字中,哪个字最繁重,我感受是“恩”。

    “孩子就是要报恩的;父母养了你,你就要报恩的;父母对你是有养育之恩的。”


    这些老话,都是对的。但对的事理,也是需要辩证看待的。


    不少封建家长式的父母,居高临下地一贯给孩子灌注“我养了你,你就要答谢我”的概念。


    这样的事实是,让他们的孩子,要么一辈子活在负罪感里,不得舒展;要么一辈子活在逆反中,视父母为灾难。


    这些父母,从不感受:

    生养孩子是我自愿的;孩子来自我,但不是我的隶属;我真心爱孩子,孩子是会感触到的。


    但,他们的孩子,在成长中逐渐领略:


    真正的爱,不是你一遍遍以恩人的姿态,强求我回报你。


    养育之恩,不必说,应记得


    所以,我们生活中,就经常上演这样的镜头——

    父母:“你别给我丢人了!”
    孩子:“我只想做我自己!”


    父母:“老子养了你,你就要听老子的!”
    孩子:“谁让你生我的?你和我打号召了吗?”


    父母:“你太没不忘本了!”
    孩子:“都是你教的,你从来没有爱过我!”


    养育,不是一场索取回报,而是一场互相滋养。


    我们不打号召地把孩子带来这个世界上,就要爱他如初。父母不辞劳吃力地把我们养大成人,我们就要爱他到老。


    前提是,我们在真正地爱,而不是把握。


    这是大多亲情战争的沉痛点。


    ③我是你的亲人,不是什么完人。


    若是,有一面镜子,能窥见每个家庭,我们终将发现,没有浑然一体的父母,没有优良完美的孩子,没有从无辩论的亲子关系,也没有从不争吵的亲情。


    为什么,出身简略沟通的人,有的幸福好运,有的命运多舛?


    除了运气,很洪水平上,是我们有没有成长。


    成长,不是收受父母犯的错,不是原谅父母留的伤,不是把自己鳞伤遍体的出身,美化得金光闪闪,也不是对自己糟糕的以前,戴德感德。


    成长,是我们看见父母那代人的局限和伤痛,不拿父母的错误责罚自己,不在憎恨中毁掉自己的生平;


    成长,是我们看见父母的问题,知道原生家庭的伤痛,所以最终选择勇敢突围;


    成长是,我们用一路起劲,把心里的暗影小孩一步步带到阳光下,让康乐和美妙越来越多,让通亮和丰盈越来越多,多到足以穿透过往岁月的阴郁,并最终学会放过自己。


    而收受自己,才能创造世界。


    这是突围原生家庭的必经路。


    成长是收受自己


    ④我们是一家人,也是两个人。


    亲情最大的问题,就是浆糊心理下的界线问题。


    你是我的孩子,所以,你得听我的;你是我的父母,所以你得对我负责;我们是一家人,所以还分什么你和我。


    这些认知,都是把对方算作隶属,而从来看不见一个自力的人。


    当那些被父母算作面子的孩子,把父母视为仇敌,一二十年不愿相见。当那些被孩子啃到老的父母,忍无可忍,将孩子告上法庭,我们终将领略:


    尘埃落定,泥沙猬缩,旧事如烟,我们最终要看见的,是一个鲜活的人。


    我们让谁人人对他自己负责,我们在松手中让谁人人做他自己,我们在尊敬中让谁人人忠诚于心里,我们之间,才有爱可言。


    这是一切亲情矛盾的爱之道。


    看见一个人


    ⑤我爱你,所以我强大了自己。


    心理学上有句话说:

    那些捋不顺和父母关系的人,其实很忧伤好这生平。


    这句话的深意,并非让每个人向父母缴械屈膝,而是说,生命是一场因果,无法厘清来源的人,也很难圆满余生。


    厘清和父母的关系,就是因为看见自己的来路,知道自己受过的伤,吃过的吃力,作过的难,遭过的罪,所以学会了好好爱自己。


    在这深深的爱里,你觅得平宁与柔韧,理性和慈悲,舒展和成长,勇敢和自信,进而去爱他人,爱世界,爱众生。


    然后,强大起来的你自己,站在一个春暖花开的高地,长成一棵枝繁叶茂的树,默默引领你的孩子:


    我爱你。
    所以,我许可你是你自己。


    我爱你。
    所以,我要做好我自己。


    我爱你。
    所以,我们不会辜负这场相遇。


    我爱你。
    所以,若是有来生,我还要如是爱你。

    今天唐惟在游乐园里玩得很愉快,比起之前他装着老成令人心疼的式样,现在的他更像个孩子,无忧无虑地笑着,仿佛没有任何忧闷懊恼。三个人在结束游玩后回到泊车场,唐诗站在泊车场出口抱着唐惟等她哥哥开车出来,高挑颀长的身影惹得一辆开玛莎拉蒂的车主对着她按了几声喇叭,“美男,要过来一块吗?”唐诗冲坐在里面的帅哥笑了笑,还没来得及说话,她怀里的唐惟就说,“不用了,我妈咪有人接!”靠,这个臭小子!江歇刚想说可惜了这么时兴的姑娘已经娶亲生子了,事实在看见唐惟的脸的时候,整个人懵逼了!他直接把头探出了车窗,和唐惟大眼瞪小眼,“臭小子,你说什么?”这小孩子怎么长的跟……跟薄夜一模一样!有没有搞错啊!怎么会倏忽间冒出来一个这么像的小孩!这该不会是薄夜以前的风流债吧!江歇立时把目光转向唐诗的脸,这一下,他终于记起来她是谁了!五年前他还没来海城的时候,就据说过一件大事儿,海城的太子爷薄夜大义灭亲,把自己老婆送进了缧绁。他老婆是谁?是海城的唐家大小姐,谁人才调横溢气质骄气的唐诗!江歇还在发呆,后背唐奕开车子上来,见他堵在皮相不走,按了几声喇叭,他这才回过神来,又狠狠看了一眼唐惟。他真的没看走眼,妈的,太像了,这他妈要说不是薄夜的种,他也不信!于是江歇偷拍了一张照片,就赶紧开车走了,透事后视镜看见唐诗上了跟在他后背的一辆车,记下号码牌后,他就单手发送了一条新闻给自己的好兄弟。【江歇:老夜老夜!你他妈是不是有种在皮相流散啊?】【薄夜:……你喝多了吗?】江歇直接发送了一张照片以前,是唐诗抱着唐惟站在马路边的式样,她身子颀长高挑,头发被黄昏的风吹得飞起,踩碎身后一片夕阳。正笑着抱着怀中的小孩,眉目依旧细腻细巧,一脸岁月静好的式样。几乎是没隔几秒,就有德律打过来,江歇接通就听见薄夜在另一端怒吼,“你在哪儿看见的?”“欢欣谷啊!”江歇报了一串车商标,随意之后薄夜顺着车商标去查,随后持续说道,“他们上这车了!我靠,我一看都吓了一跳,后知后觉才想起来的。我和你说,那臭小子切实他妈跟你一模一样,不是你儿子我都不信!”对面薄夜直接挂了德律,派人去定位那串车商标,手指死死抓着手机,不知道是因为亢奋照样生气,薄夜的神色变得阴沉可怖。唐诗!你竟然有胆子偷偷生下我的孩子!五年了,他竟然不知晓,他和唐诗还有个孩子!一贯以来,他都只想要他和静谧的孩子,可是谁人孩子已经回不来了……连着静谧一路……唐诗这个孩子事实是什么时候生的……?是昔时在缧绁里吗……?一想到了缧绁,薄夜的眼神就沉了下来,五年了……唐诗坐牢已经整整五年了。看来这个哭得情真意切的丫头就是她的贴身丫环了。沐晚在水里泡了一天,身子实在乏力,只好搭着翠娟的手臂迁就起身。老太太见她能站着,眸子子也是乌黑有神,虽然一贯不启齿说话,但这人八成是活过来了,她虽然不待见沐晚,可也极要面子,当然不想这种投井自杀的事情发生在凌家大宅,被传出去的话必会遭人指指点点,最首要的是,他们现在还不克搪突沐家。“去找个医生过来瞧瞧。”李管家犯难的道:“老夫人,这么晚了,医馆都关门了。”“关门了就再想其余法子。”“奶奶,不如让我给妹妹看看吧。”一贯没有出声的沐锦柔迈步上前请缨,“我虽然学艺不精,可也能瞧个或许出来。”老太太闻言,恍然笑道:“我差点忘了,我们尊府还有你这样一个宝贝。”提起这个孙媳,老太太自然满脸是喜,贤良淑德,懂事工整,琴棋书画无所不精,外公家又是医药世家,只可惜,她这般优良,却只能做个侧室。被四姨太刚驳了面子的二姨太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拍马的机会:“沐锦柔真是女神医,上次给我送的那些补药,吃了之后神清气爽,像是年青年头了好几岁。”沐锦柔谦逊的摇头:“只是照着书本搬下来的,没什么大不了的,二姨娘若是感受好用,我回头再送些到你的房里。”“唉呀,那就先感激了。”“二姨娘不用虚心,这是沐锦柔应该孝顺您的。”沐锦柔的谦恭让二姨太找回了从五姨太那边丢回的面子,神情不免有些沾沾自喜。“妹妹,我来给你瞧瞧吧。”沐锦柔施施然的走过来,伸手想去握住沐晚的手腕,却被她不着痕迹的避开了。沐晚是医生,自己的身体是个什么状况,她比任何人都清楚,用不着别人来指手划脚。“感激姐姐好意。”沐晚盈盈一笑,眼中却无笑意,“我好的很。”沐锦柔倒是停住了,她这个刁蛮率性的妹妹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嘴甜了,她以前可从未喊过她一声姐姐。沐锦柔扫了眼被避开的手,倏忽神色一沉:“妹妹,不要混闹,适才碰着你的手,明明就烫的厉害,你在水里泡了这么久,万一传染了伤寒……。”这两个字一出口,周围的人如同草木惊心,急遽向退却了几步,就连老太太都露出惊悸的神色,只是碍于面子才纹丝不动。世人的回响让沐晚有些疑惑,可她立时就回响了过来,在21世纪,伤寒并非大病,但在这个年月,伤寒是绝症,照样会传染的绝症,谈寒变色。沐锦柔懂医术,哪怕她说的是万一,也充足让人人惊出一身冷汗,那些看着沐晚的目光都有些惴惴的,似乎她已经得了不治之症。这府里人多嘴杂,很快就会传到少帅的耳中去,正本就不待见的老婆,很或许还传染了会传染的恶疾,生怕更要对她避而远之了。反馈《农家甜宠美娇娘》可当他掀开盖头的刹那,才知道那媒婆并未欺瞒他,这姚芸儿虽是村野人家的闺女,却生的细心清婉,娇美非常。没成想这山窝窝里,倒真有这般的金凤凰。他往日里见惯了丽人,可那些丽人却并无一人能够比得上眼前的女子,他虽没见过姚芸儿,却见过姚父与姚母,姚家二老外观皆是平时,却不知为何竟生养出一个如斯艳丽的闺女。汉子的眸子乌黑如墨,静静的望着自己的新娘,心头却是暗道了一声忸捏,让这般花容月貌,年数又小的姑娘嫁给自己,倒真是应了外间的传言,切实是委屈了人家。姚芸儿晤面前的男子大约三十来岁年数,剑眉朗目,直鼻方腮,许是因着已至盛年的原因,脸庞上颇有风霜之色,尤其一双黑眸,深挚内敛,极具威慑。她在娘家时,也曾听过屠户袁武的名头,人人都道他性质奇异,行事骇人,在她心里,本认为这个汉子定是长的十分凶险丑恶的,却从未想到,他长得非但不凶,而且也一点儿也不丑。这样一想,少女的脸庞立时一热,默默地将脸颊低垂,再也不敢瞧他,只露出纤巧的下颚,与颈弯处一小片白如凝脂的肌肤来。袁武没有说话,只打来了热水,将姚芸儿脸上红红白白的胭脂水粉洗去,少女的脸蛋如同刚剥壳的鸡蛋一般,细腻圆滑,一身鲜红的嫁衣束着她娉婷袅娜的身姿,云一般的温软。许是见少女的睫毛轻轻惊怖着,至始至终都是低垂着眼帘坐在那边,也不敢去看他,袁武终是开了口,消沉的声音听在耳里,浑朴而有力;“你不用怕,我既然娶了你,自然会好好待你。”姚芸儿闻言,心头就是一怔,忍不住像他望去,汉子的身体十分嵬峨魁梧,须得抬起头才能看清他的脸庞,他的目光深挚,黑亮,如同两团火,灼灼逼人。因着没有客人,自然也没有摆喜宴,这新婚第一天,便在一股凄清的寂寞里悄然而过了。到了晚间,袁武端来了饭菜,他依旧是没有说话,只是将一碟子肉搁在姚芸儿的面前,而后又是拿起一个馒头,递到她的手里。姚芸儿拿起馒头,咬在嘴里只感受十分清甜,而至于那猪头肉,则是又香又黏的,刚咬上那么一口,就是齿颊留香,好吃的不得了。她寂静的向着袁武望去,就见汉子面色沉稳,他吃的很快,食量也是极大,但吃相却并不鲁莽,姚芸儿想起外间的传言,人人都道他性质孤僻,想来也切实如斯,因着这一餐饭,从头到尾,她竟是没听他启齿说过一个字。饭毕,不等姚芸儿伸出手,袁武就是站起了身子,将碗筷清算了下去。回屋后,见姚芸儿俏生生的站在那边,汉子上前只将她一把抱在了怀里,少女的身子纤细而柔软,满怀的温香软玉。骤然被他抱在怀里,姚芸儿不由自立的感应害怕,他的手掌粗拙而平展,紧紧的箍在她的腰际,令她动弹不得,而他掌心的温度更是滚烫,几乎要透过布料,将她肌肤都给灼痛了。沐晚感受好玩儿便顺手摸了两下,一转眼回到百年之前,所有的器材对她来说都是新颖的,以前只在电视里见过,没想到有一天也能身临其境,正本筹算九月的时候跟闺蜜茶语去南京的总统府玩耍几天,这倒也省了,现在她在谁人世界已经是个死人了,对于无父无母的人来说,真正肯替她悲痛的生怕也只有茶语了。想到茶语正在为她悲痛忧伤,沐晚的心头也不感受抽痛起来,可惜她身处异世,跟阴阳两隔没有区别,若是不是从小习惯了孤身一人,倏忽来到这样生疏的情形,生怕吓也要吓死了。沐晚对着这台灯感伤了一会儿便走到书桌前,这少夫人以前也是上过女子医药私塾的,房间里还有一个红木雕牡丹祥凤的书柜,她随意翻了翻便翻到了几本医学书籍。若是她在谁人世界还活着,下个月就要升外科主任了,会是病院史上最年青年头的外科主任,要升职前溺水而死,照样在连小孩子都淹不死的儿童区,虽然感受事有蹊跷,可多想无用,最后只能自认晦气。沐晚翻着手中的医书,不知不觉就被吸引了进去,器材虽旧,却是她从未读过的新领域,老祖宗几千年传下来的医术不是盖的中医盛行,地位不乱,对比之下,这个时期的西医照样新事物,西方刚刚经由传教士进行西医学的撒布,因为才起步,世人皆抱着一种看异物的心态不敢接近,就连一所像样的病院都没有,再加受骗局的不作为和内陆守旧派医者的否决,西医的成长可谓是举步为艰。沐晚有一个勇敢的设法,若是能把中西医合并应用,必然会让那些在二十一世纪只是小误差的绝症完美治愈。~翠娟端着一碗刚煎好的汤药进了屋,瞧见她在看那些晦涩难懂的书籍,疑惑的皱了下眉头,少夫人据说少帅喜欢读书,为了投其所好便让人买了书柜,装饰了这好多的书籍,其实从买回来那天起,她就连一页纸都未沾过,只可惜少帅从来没有踏足过这里半步,更是无从看到了。翠娟只当沐晚是在装模作样,走以前把药放在了桌子上,也不怕打扰她:“少夫人,您刚虎口余生,那井水又寒凉,老太太怕您受了寒,就煎了药送过来,叮嘱您按时吃了。”沐晚正看得入神,似乎没有听见。翠娟见她毫无回响,不由自立的提高了声音:“少夫人,喝药了。”沐晚这才放下了手中的医书,目光落向那碗披发着浓烈气息的中药。“这是什么药?”翠娟的目光有些躲闪,小心的回覆:“治风寒的药。”沐晚将碗端了起来,送到嘴边闻了一下又放了回去,似乎嫌弃这药味难闻,眉头皱的厉害。翠娟道:“少夫人可是嫌这药吃力?”沐晚抬起晶亮的眼眸瞧着翠娟,倒是一个长得十分清秀的姑娘。这丫头是她来凌府后,老太太派过来的,跟了她一年,也算是中规中矩,之前还有几个丫环,都受不了她的脾性跑的跑,散的散了。翠娟机灵,急遽捧了一盘蜜饯过来,红的黄的果子搭配在一路,甚至是好看。“少夫人,这是老督军让人从京地那边送过来的,每个别苑都分了一份,这蜜饯香甜,你吃了药再吃几块,定是不会吃力的。”沐晚伸手捏了一粒放进嘴里,是杏子做的,甜而不腻,回味甘香。真是好吃到哭。她吃了一颗又忍不住想第二颗,碍于翠娟在,她也不好意思,只好说道:“放那吧,我一会喝。”翠娟小心的把碗放下,不忘叮嘱一句:“少夫人记得喝,若是病倒了,翠娟就罪过了。”“谁规定三更三更不克吹吹打打?我是被岐王府热热闹闹迎进来的,既然婚事不成,自然还要热热闹闹的把我送回去。不然明日旁人还会认为,我是岐王府的世子妃。”陆锦棠含笑说道。秦致远恼恨恼怒的暗暗磨牙。襄王爷却摸着下巴道,“是这个事理。”陆锦棠不由向他投来一瞥。这襄王是怎么了?遮掩了他展现在新房的事儿,如今又几回的帮她?他打的什么算盘?原主的记忆里,他不是孤高冷傲,很不好相处的吗?“就依你!”秦致远的声音,像是从牙缝里头挤出来的。岐王却是皱紧了眉头,“可是昔时,本王亲口准许沈家老爷,亲笔立下婚书……”“是这张吗?”陆锦棠从怀中掏出一张婚书,原主一贯贴身放着,她抖开来,上头的笔迹挺秀有力。岐王爷重重点头,“没错,已经这么多年了……”岐王见那纸页都泛了黄,却被留存的无缺,可见这女孩子,照样很想嫁进王府里来的。“若是致远他欺负你了,本王会帮你教训他,一个女孩子,能嫁得什么样的人家很首要!今日就算吹吹打打将你送回去了,你的名声,又能好听到哪儿去?”岐王念着旧情,颇为不忍的劝道。却听——刺啦一声。陆锦棠当着世人的面,毫弗成惜的撕了那婚书。刺目之间,被留存的十分无缺的纸张,就在她纤细白皙的手中,变成了碎片。她抬手一扬,泛黄的纸片飘落在朱红的地毯上,精明扎眼。秦致远惊惑的看着她,看着这个和记忆中有些不一样的女孩子,他倏忽感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……为何心头倏忽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触?“我劝你最好想清楚,今日,你若出了岐王府的大门,异日永远别想再进来!”秦致远皱眉,哑声说道。他眸中透出的悔怨和挽留之意,让站在他身边的陆明月看的心惊。她好不容易谋算至今日,若何能让陆锦棠给损坏了!“我家妹妹虽性质绵软,却也是言出必行的人,她怎会言而无信呢?”陆明月话里带刺。陆锦棠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,“姐姐说的不错,婚书已毁,日后再不相关!还请岐王爷备轿吧,我且去检察嫁奁。”原主的嫁奁,她毫不会留给害死原主的陆明月。也算是她借居了原主的身体,为原主做的一点点小事吧。看着陆明月面露凶险,陆锦棠心头一阵暗爽。她却不知,自己潇洒离去的背影,让厅堂里两个汉子的目光都郁郁沉沉的紧紧追随着她。陆锦棠拿着嫁奁单子,亲自清点嫁奁,看管装车。“你认为你这样回到陆家,日子就好过么?”陆明月不知何时,也追了过来。陆锦棠淡淡看她一眼,“一件都不许落下,省得廉价了小人。”“你……”陆明月神色难看,“你的这些嫁奁,日夕是属于我的!你回了陆家,还不是一样在我阿娘手里讨日子过?你娘都不是我母亲的对手,你算什么?”“你说什么?”陆锦棠眼睛微微一眯,“我娘怎么了?”陆明月自知失言,恍惚其辞道,“你娘命不好。”陆锦棠的记忆里,原主的母亲在她五岁时便不幸离世,隐约知道是病死的,留下她和刚满一周岁的弟弟。“我娘不是你娘的对手?”陆锦棠提步接近她的姐姐。陆明月不由被逼得向退却去,她一贯感受这个嫡出的妹妹,如扶不上墙的烂泥,母亲几句话,都能把她哄得晕头转向,今日她是怎么了?胆敢撕了岐王的婚书,还敢这么逼视着自己?“二蜜斯,都装好了。”下人禀道。满满六大车的嫁奁,车辕都被沉甸甸的箱笼压弯了。陆锦棠轻哼一声,冷冷看着陆明月,“姐姐的话我记下了,回府往后,我会好好打听的。祝姐姐日后和世子爷恩恩爱爱,举案齐眉。”她轻笑一声,潇洒利落的登车而去。陆明月僵在原地,听着她最后那话,威胁之意,冷飕飕的叫人心底发寒。“你还长手腕了,等你回了陆家,看我不足陈阿娘,让她整死你这小贱人!”陆明月咬牙切齿,暗暗说道。岐王世子这会儿倒是不忙着陪他的小妾了,反倒守在二门外,眼目灼灼的看着那浩浩荡荡离开的车架。他认为,陆锦棠事实是不忍心离开的,适才的绝情不过是她欲擒故纵,自己只要等在这里,再劝她一句,她定是忙不迭的投怀送抱。没曾想,陆锦棠连车帘子都不曾掀开,一行车架高视睨步的离开了岐王府。出了岐王府大门,她还真叫人吹吹打打了一路。惊得已经睡下的都城公民,纷纷起床打听,大半夜的出了什么事儿?襄王爷看完了热闹,竟也离开了岐王府。他骑马溜徐行达的绕路截上陆锦棠的车架,骑马并行在车窗外。“陆二蜜斯和传说中的不太一样。”襄王似笑非笑的说。陆锦棠皱了皱眉,他怎么阴魂不散的?“都城都说,和岐王世子有婚约的陆二蜜斯怯弱怯懦,身为嫡女,气质胆量却比一般人家的庶女还不如。”襄王轻笑一声,“托了沈家的福,才能攀上岐王的高枝儿,你就这么毁了这桩婚事,不怕你父亲与继母不叫你好过?”“不劳襄王爷劳神。”陆锦棠在马车里,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。“你若好好乞求本王,”襄王轻佻的笑了一声,压低声音道,“本王看在你我已有肌肤之亲的份儿上,或可帮你……”陆锦棠暗暗翻了个白眼,扬声呵斥,“车夫,晚上喜酒吃多了?怎的这么慢?”车夫手一抖,啪的一鞭子抽在马屁股上。陆锦棠回到陆家的时候,三更已经由半了。    

    *作者简介:闲时花开(ID:xsha369):作者刘娜,80后老女孩,心理咨询师,情绪专栏作者,原创爆文写手,能写亲情爱情故事,会写亲子教育热点,被读者称为“能文艺也理性的女中年,敢柔情也死磕的傻大妞”。

    今天唐惟在游乐园里玩得很愉快,比起之前他装着老成令人心疼的式样,现在的他更像个孩子,无忧无虑地笑着,仿佛没有任何忧闷懊恼。三个人在结束游玩后回到泊车场,唐诗站在泊车场出口抱着唐惟等她哥哥开车出来,高挑颀长的身影惹得一辆开玛莎拉蒂的车主对着她按了几声喇叭,“美男,要过来一块吗?”唐诗冲坐在里面的帅哥笑了笑,还没来得及说话,她怀里的唐惟就说,“不用了,我妈咪有人接!”靠,这个臭小子!江歇刚想说可惜了这么时兴的姑娘已经娶亲生子了,事实在看见唐惟的脸的时候,整个人懵逼了!他直接把头探出了车窗,和唐惟大眼瞪小眼,“臭小子,你说什么?”这小孩子怎么长的跟……跟薄夜一模一样!有没有搞错啊!怎么会倏忽间冒出来一个这么像的小孩!这该不会是薄夜以前的风流债吧!江歇立时把目光转向唐诗的脸,这一下,他终于记起来她是谁了!五年前他还没来海城的时候,就据说过一件大事儿,海城的太子爷薄夜大义灭亲,把自己老婆送进了缧绁。他老婆是谁?是海城的唐家大小姐,谁人才调横溢气质骄气的唐诗!江歇还在发呆,后背唐奕开车子上来,见他堵在皮相不走,按了几声喇叭,他这才回过神来,又狠狠看了一眼唐惟。他真的没看走眼,妈的,太像了,这他妈要说不是薄夜的种,他也不信!于是江歇偷拍了一张照片,就赶紧开车走了,透事后视镜看见唐诗上了跟在他后背的一辆车,记下号码牌后,他就单手发送了一条新闻给自己的好兄弟。【江歇:老夜老夜!你他妈是不是有种在皮相流散啊?】【薄夜:……你喝多了吗?】江歇直接发送了一张照片以前,是唐诗抱着唐惟站在马路边的式样,她身子颀长高挑,头发被黄昏的风吹得飞起,踩碎身后一片夕阳。正笑着抱着怀中的小孩,眉目依旧细腻细巧,一脸岁月静好的式样。几乎是没隔几秒,就有德律打过来,江歇接通就听见薄夜在另一端怒吼,“你在哪儿看见的?”“欢欣谷啊!”江歇报了一串车商标,随意之后薄夜顺着车商标去查,随后持续说道,“他们上这车了!我靠,我一看都吓了一跳,后知后觉才想起来的。我和你说,那臭小子切实他妈跟你一模一样,不是你儿子我都不信!”对面薄夜直接挂了德律,派人去定位那串车商标,手指死死抓着手机,不知道是因为亢奋照样生气,薄夜的神色变得阴沉可怖。唐诗!你竟然有胆子偷偷生下我的孩子!五年了,他竟然不知晓,他和唐诗还有个孩子!一贯以来,他都只想要他和静谧的孩子,可是谁人孩子已经回不来了……连着静谧一路……唐诗这个孩子事实是什么时候生的……?是昔时在缧绁里吗……?一想到了缧绁,薄夜的眼神就沉了下来,五年了……唐诗坐牢已经整整五年了。看来这个哭得情真意切的丫头就是她的贴身丫环了。沐晚在水里泡了一天,身子实在乏力,只好搭着翠娟的手臂迁就起身。老太太见她能站着,眸子子也是乌黑有神,虽然一贯不启齿说话,但这人八成是活过来了,她虽然不待见沐晚,可也极要面子,当然不想这种投井自杀的事情发生在凌家大宅,被传出去的话必会遭人指指点点,最首要的是,他们现在还不克搪突沐家。“去找个医生过来瞧瞧。”李管家犯难的道:“老夫人,这么晚了,医馆都关门了。”“关门了就再想其余法子。”“奶奶,不如让我给妹妹看看吧。”一贯没有出声的沐锦柔迈步上前请缨,“我虽然学艺不精,可也能瞧个或许出来。”老太太闻言,恍然笑道:“我差点忘了,我们尊府还有你这样一个宝贝。”提起这个孙媳,老太太自然满脸是喜,贤良淑德,懂事工整,琴棋书画无所不精,外公家又是医药世家,只可惜,她这般优良,却只能做个侧室。被四姨太刚驳了面子的二姨太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拍马的机会:“沐锦柔真是女神医,上次给我送的那些补药,吃了之后神清气爽,像是年青年头了好几岁。”沐锦柔谦逊的摇头:“只是照着书本搬下来的,没什么大不了的,二姨娘若是感受好用,我回头再送些到你的房里。”“唉呀,那就先感激了。”“二姨娘不用虚心,这是沐锦柔应该孝顺您的。”沐锦柔的谦恭让二姨太找回了从五姨太那边丢回的面子,神情不免有些沾沾自喜。“妹妹,我来给你瞧瞧吧。”沐锦柔施施然的走过来,伸手想去握住沐晚的手腕,却被她不着痕迹的避开了。沐晚是医生,自己的身体是个什么状况,她比任何人都清楚,用不着别人来指手划脚。“感激姐姐好意。”沐晚盈盈一笑,眼中却无笑意,“我好的很。”沐锦柔倒是停住了,她这个刁蛮率性的妹妹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嘴甜了,她以前可从未喊过她一声姐姐。沐锦柔扫了眼被避开的手,倏忽神色一沉:“妹妹,不要混闹,适才碰着你的手,明明就烫的厉害,你在水里泡了这么久,万一传染了伤寒……。”这两个字一出口,周围的人如同草木惊心,急遽向退却了几步,就连老太太都露出惊悸的神色,只是碍于面子才纹丝不动。世人的回响让沐晚有些疑惑,可她立时就回响了过来,在21世纪,伤寒并非大病,但在这个年月,伤寒是绝症,照样会传染的绝症,谈寒变色。沐锦柔懂医术,哪怕她说的是万一,也充足让人人惊出一身冷汗,那些看着沐晚的目光都有些惴惴的,似乎她已经得了不治之症。这府里人多嘴杂,很快就会传到少帅的耳中去,正本就不待见的老婆,很或许还传染了会传染的恶疾,生怕更要对她避而远之了。反馈《农家甜宠美娇娘》可当他掀开盖头的刹那,才知道那媒婆并未欺瞒他,这姚芸儿虽是村野人家的闺女,却生的细心清婉,娇美非常。没成想这山窝窝里,倒真有这般的金凤凰。他往日里见惯了丽人,可那些丽人却并无一人能够比得上眼前的女子,他虽没见过姚芸儿,却见过姚父与姚母,姚家二老外观皆是平时,却不知为何竟生养出一个如斯艳丽的闺女。汉子的眸子乌黑如墨,静静的望着自己的新娘,心头却是暗道了一声忸捏,让这般花容月貌,年数又小的姑娘嫁给自己,倒真是应了外间的传言,切实是委屈了人家。姚芸儿晤面前的男子大约三十来岁年数,剑眉朗目,直鼻方腮,许是因着已至盛年的原因,脸庞上颇有风霜之色,尤其一双黑眸,深挚内敛,极具威慑。她在娘家时,也曾听过屠户袁武的名头,人人都道他性质奇异,行事骇人,在她心里,本认为这个汉子定是长的十分凶险丑恶的,却从未想到,他长得非但不凶,而且也一点儿也不丑。这样一想,少女的脸庞立时一热,默默地将脸颊低垂,再也不敢瞧他,只露出纤巧的下颚,与颈弯处一小片白如凝脂的肌肤来。袁武没有说话,只打来了热水,将姚芸儿脸上红红白白的胭脂水粉洗去,少女的脸蛋如同刚剥壳的鸡蛋一般,细腻圆滑,一身鲜红的嫁衣束着她娉婷袅娜的身姿,云一般的温软。许是见少女的睫毛轻轻惊怖着,至始至终都是低垂着眼帘坐在那边,也不敢去看他,袁武终是开了口,消沉的声音听在耳里,浑朴而有力;“你不用怕,我既然娶了你,自然会好好待你。”姚芸儿闻言,心头就是一怔,忍不住像他望去,汉子的身体十分嵬峨魁梧,须得抬起头才能看清他的脸庞,他的目光深挚,黑亮,如同两团火,灼灼逼人。因着没有客人,自然也没有摆喜宴,这新婚第一天,便在一股凄清的寂寞里悄然而过了。到了晚间,袁武端来了饭菜,他依旧是没有说话,只是将一碟子肉搁在姚芸儿的面前,而后又是拿起一个馒头,递到她的手里。姚芸儿拿起馒头,咬在嘴里只感受十分清甜,而至于那猪头肉,则是又香又黏的,刚咬上那么一口,就是齿颊留香,好吃的不得了。她寂静的向着袁武望去,就见汉子面色沉稳,他吃的很快,食量也是极大,但吃相却并不鲁莽,姚芸儿想起外间的传言,人人都道他性质孤僻,想来也切实如斯,因着这一餐饭,从头到尾,她竟是没听他启齿说过一个字。饭毕,不等姚芸儿伸出手,袁武就是站起了身子,将碗筷清算了下去。回屋后,见姚芸儿俏生生的站在那边,汉子上前只将她一把抱在了怀里,少女的身子纤细而柔软,满怀的温香软玉。骤然被他抱在怀里,姚芸儿不由自立的感应害怕,他的手掌粗拙而平展,紧紧的箍在她的腰际,令她动弹不得,而他掌心的温度更是滚烫,几乎要透过布料,将她肌肤都给灼痛了。沐晚感受好玩儿便顺手摸了两下,一转眼回到百年之前,所有的器材对她来说都是新颖的,以前只在电视里见过,没想到有一天也能身临其境,正本筹算九月的时候跟闺蜜茶语去南京的总统府玩耍几天,这倒也省了,现在她在谁人世界已经是个死人了,对于无父无母的人来说,真正肯替她悲痛的生怕也只有茶语了。想到茶语正在为她悲痛忧伤,沐晚的心头也不感受抽痛起来,可惜她身处异世,跟阴阳两隔没有区别,若是不是从小习惯了孤身一人,倏忽来到这样生疏的情形,生怕吓也要吓死了。沐晚对着这台灯感伤了一会儿便走到书桌前,这少夫人以前也是上过女子医药私塾的,房间里还有一个红木雕牡丹祥凤的书柜,她随意翻了翻便翻到了几本医学书籍。若是她在谁人世界还活着,下个月就要升外科主任了,会是病院史上最年青年头的外科主任,要升职前溺水而死,照样在连小孩子都淹不死的儿童区,虽然感受事有蹊跷,可多想无用,最后只能自认晦气。沐晚翻着手中的医书,不知不觉就被吸引了进去,器材虽旧,却是她从未读过的新领域,老祖宗几千年传下来的医术不是盖的中医盛行,地位不乱,对比之下,这个时期的西医照样新事物,西方刚刚经由传教士进行西医学的撒布,因为才起步,世人皆抱着一种看异物的心态不敢接近,就连一所像样的病院都没有,再加受骗局的不作为和内陆守旧派医者的否决,西医的成长可谓是举步为艰。沐晚有一个勇敢的设法,若是能把中西医合并应用,必然会让那些在二十一世纪只是小误差的绝症完美治愈。~翠娟端着一碗刚煎好的汤药进了屋,瞧见她在看那些晦涩难懂的书籍,疑惑的皱了下眉头,少夫人据说少帅喜欢读书,为了投其所好便让人买了书柜,装饰了这好多的书籍,其实从买回来那天起,她就连一页纸都未沾过,只可惜少帅从来没有踏足过这里半步,更是无从看到了。翠娟只当沐晚是在装模作样,走以前把药放在了桌子上,也不怕打扰她:“少夫人,您刚虎口余生,那井水又寒凉,老太太怕您受了寒,就煎了药送过来,叮嘱您按时吃了。”沐晚正看得入神,似乎没有听见。翠娟见她毫无回响,不由自立的提高了声音:“少夫人,喝药了。”沐晚这才放下了手中的医书,目光落向那碗披发着浓烈气息的中药。“这是什么药?”翠娟的目光有些躲闪,小心的回覆:“治风寒的药。”沐晚将碗端了起来,送到嘴边闻了一下又放了回去,似乎嫌弃这药味难闻,眉头皱的厉害。翠娟道:“少夫人可是嫌这药吃力?”沐晚抬起晶亮的眼眸瞧着翠娟,倒是一个长得十分清秀的姑娘。这丫头是她来凌府后,老太太派过来的,跟了她一年,也算是中规中矩,之前还有几个丫环,都受不了她的脾性跑的跑,散的散了。翠娟机灵,急遽捧了一盘蜜饯过来,红的黄的果子搭配在一路,甚至是好看。“少夫人,这是老督军让人从京地那边送过来的,每个别苑都分了一份,这蜜饯香甜,你吃了药再吃几块,定是不会吃力的。”沐晚伸手捏了一粒放进嘴里,是杏子做的,甜而不腻,回味甘香。真是好吃到哭。她吃了一颗又忍不住想第二颗,碍于翠娟在,她也不好意思,只好说道:“放那吧,我一会喝。”翠娟小心的把碗放下,不忘叮嘱一句:“少夫人记得喝,若是病倒了,翠娟就罪过了。”“谁规定三更三更不克吹吹打打?我是被岐王府热热闹闹迎进来的,既然婚事不成,自然还要热热闹闹的把我送回去。不然明日旁人还会认为,我是岐王府的世子妃。”陆锦棠含笑说道。秦致远恼恨恼怒的暗暗磨牙。襄王爷却摸着下巴道,“是这个事理。”陆锦棠不由向他投来一瞥。这襄王是怎么了?遮掩了他展现在新房的事儿,如今又几回的帮她?他打的什么算盘?原主的记忆里,他不是孤高冷傲,很不好相处的吗?“就依你!”秦致远的声音,像是从牙缝里头挤出来的。岐王却是皱紧了眉头,“可是昔时,本王亲口准许沈家老爷,亲笔立下婚书……”“是这张吗?”陆锦棠从怀中掏出一张婚书,原主一贯贴身放着,她抖开来,上头的笔迹挺秀有力。岐王爷重重点头,“没错,已经这么多年了……”岐王见那纸页都泛了黄,却被留存的无缺,可见这女孩子,照样很想嫁进王府里来的。“若是致远他欺负你了,本王会帮你教训他,一个女孩子,能嫁得什么样的人家很首要!今日就算吹吹打打将你送回去了,你的名声,又能好听到哪儿去?”岐王念着旧情,颇为不忍的劝道。却听——刺啦一声。陆锦棠当着世人的面,毫弗成惜的撕了那婚书。刺目之间,被留存的十分无缺的纸张,就在她纤细白皙的手中,变成了碎片。她抬手一扬,泛黄的纸片飘落在朱红的地毯上,精明扎眼。秦致远惊惑的看着她,看着这个和记忆中有些不一样的女孩子,他倏忽感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……为何心头倏忽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触?“我劝你最好想清楚,今日,你若出了岐王府的大门,异日永远别想再进来!”秦致远皱眉,哑声说道。他眸中透出的悔怨和挽留之意,让站在他身边的陆明月看的心惊。她好不容易谋算至今日,若何能让陆锦棠给损坏了!“我家妹妹虽性质绵软,却也是言出必行的人,她怎会言而无信呢?”陆明月话里带刺。陆锦棠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,“姐姐说的不错,婚书已毁,日后再不相关!还请岐王爷备轿吧,我且去检察嫁奁。”原主的嫁奁,她毫不会留给害死原主的陆明月。也算是她借居了原主的身体,为原主做的一点点小事吧。看着陆明月面露凶险,陆锦棠心头一阵暗爽。她却不知,自己潇洒离去的背影,让厅堂里两个汉子的目光都郁郁沉沉的紧紧追随着她。陆锦棠拿着嫁奁单子,亲自清点嫁奁,看管装车。“你认为你这样回到陆家,日子就好过么?”陆明月不知何时,也追了过来。陆锦棠淡淡看她一眼,“一件都不许落下,省得廉价了小人。”“你……”陆明月神色难看,“你的这些嫁奁,日夕是属于我的!你回了陆家,还不是一样在我阿娘手里讨日子过?你娘都不是我母亲的对手,你算什么?”“你说什么?”陆锦棠眼睛微微一眯,“我娘怎么了?”陆明月自知失言,恍惚其辞道,“你娘命不好。”陆锦棠的记忆里,原主的母亲在她五岁时便不幸离世,隐约知道是病死的,留下她和刚满一周岁的弟弟。“我娘不是你娘的对手?”陆锦棠提步接近她的姐姐。陆明月不由被逼得向退却去,她一贯感受这个嫡出的妹妹,如扶不上墙的烂泥,母亲几句话,都能把她哄得晕头转向,今日她是怎么了?胆敢撕了岐王的婚书,还敢这么逼视着自己?“二蜜斯,都装好了。”下人禀道。满满六大车的嫁奁,车辕都被沉甸甸的箱笼压弯了。陆锦棠轻哼一声,冷冷看着陆明月,“姐姐的话我记下了,回府往后,我会好好打听的。祝姐姐日后和世子爷恩恩爱爱,举案齐眉。”她轻笑一声,潇洒利落的登车而去。陆明月僵在原地,听着她最后那话,威胁之意,冷飕飕的叫人心底发寒。“你还长手腕了,等你回了陆家,看我不足陈阿娘,让她整死你这小贱人!”陆明月咬牙切齿,暗暗说道。岐王世子这会儿倒是不忙着陪他的小妾了,反倒守在二门外,眼目灼灼的看着那浩浩荡荡离开的车架。他认为,陆锦棠事实是不忍心离开的,适才的绝情不过是她欲擒故纵,自己只要等在这里,再劝她一句,她定是忙不迭的投怀送抱。没曾想,陆锦棠连车帘子都不曾掀开,一行车架高视睨步的离开了岐王府。出了岐王府大门,她还真叫人吹吹打打了一路。惊得已经睡下的都城公民,纷纷起床打听,大半夜的出了什么事儿?襄王爷看完了热闹,竟也离开了岐王府。他骑马溜徐行达的绕路截上陆锦棠的车架,骑马并行在车窗外。“陆二蜜斯和传说中的不太一样。”襄王似笑非笑的说。陆锦棠皱了皱眉,他怎么阴魂不散的?“都城都说,和岐王世子有婚约的陆二蜜斯怯弱怯懦,身为嫡女,气质胆量却比一般人家的庶女还不如。”襄王轻笑一声,“托了沈家的福,才能攀上岐王的高枝儿,你就这么毁了这桩婚事,不怕你父亲与继母不叫你好过?”“不劳襄王爷劳神。”陆锦棠在马车里,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。“你若好好乞求本王,”襄王轻佻的笑了一声,压低声音道,“本王看在你我已有肌肤之亲的份儿上,或可帮你……”陆锦棠暗暗翻了个白眼,扬声呵斥,“车夫,晚上喜酒吃多了?怎的这么慢?”车夫手一抖,啪的一鞭子抽在马屁股上。陆锦棠回到陆家的时候,三更已经由半了。    

    *免责声名:我们尊敬原创,也属意分享。本文起原于收集,版权原作者所有,如有入侵您的权益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/报歉。

    点击下方图标,免费查询解读

    命运 | 财气 |健康 |每日运势

    2019年十二生肖靠什么发家?

    太准了!















    敬请关注全年运势改变


    自媒体微信号:777y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
    爱八卦,爱爆料。
    小编推荐
    1. NO.1 盘点只有老司机才听过的英雄台词,孙尚香和芈

      上次猫叔收集了一些霸气的英雄台词 受到了老铁们的喜欢 虽然你们没有直说 但是从你们积极的后台留言当中 猫叔 就可以看出来 以后有什么你们想

    2. NO.2 啪啪时女票超能夹紧是什么感觉?

      从前有个人,人称3X哥。X哥爱污漫,一画不吃饭,天天开火车,呜呜呜呜呜,呆萌爱搞笑,逗比又好色。既爱啪啪啪,也爱么么哒,键盘遥控器,榴

    3. NO.3 “你忍着点,拨出来时会有点疼。”

      第1章 接受不了 “别,别在我爸面前做!不要!” 宋斯曼无数在顾少霆的身下承欢,卫生间,办公室,楼道间,野外,每次她都浪着声求顾少霆给她

    4. NO.4 中国知网免费入口学生登录(2019知网账号密码分享)

      2017年知网的收入高达9.7亿,毛利率高达61%,之前的毛利率最高可达到72%。知网查重是大学生毕业前的梦魇,不仅是担心过不了查重,还因为知网查重

    5. NO.5 2019剑灵什么职业厉害(剑灵9大职业排名)

      都说现在剑灵里有个狗职业叫召唤,副本有用输出强势;而一年前的狗职业剑士现在地位不如以前,被戏称为剑大海,输出垫底。 由于剑灵目前还没有

    6. NO.6 成语粉墨登场什么意思是贬义词吗(粉墨登场在戏曲中的意思)

      建议改为一阵急促的鼓点声中,几位京剧演员闪亮登场,引得观众大声喝彩。 粉墨登场不是形容坏人的么?其他评报的读者非要说记者用的是原意。

    7. NO.7 微信月活跃用户数量有多少(2019微信年度数据报告)

      以下56个app你手机上安装了什么呢?评论区见! 微信,qq,淘宝网,爱奇艺,支付宝,微博,搜狗,腾讯视频,前八名,微信目前11亿的月活跃用户

    8. NO.8 日本女星直播挑战下面“换物遮点” 竟一个手滑

      日本女团「假面女子」成员 神谷惠里奈 (神谷えりな)拥有G罩杯的傲人身材,身为写真女星的她常在网上大秀清凉美照。 近日,她拍影片挑战「换

    Copyright2018.七云自媒体资讯站,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!